詐騙集團除了利用人的恐懼(如涉及洗錢,要監管帳戶),或是貪小便宜的心態(如網拍較市價便宜的3C等物品)詐騙金錢外,要成功取得詐騙的款項,更要利用他人的金融帳戶,才能完成詐騙。而金融帳戶(存摺、金融卡)的取得除了是透過買賣之外,絕大部分都是利用詐騙方式取得,所以被詐騙的被害人除了是交付金錢之人外,有一大部分的則是被騙取金融帳戶存摺、提款卡。

 

但如陳敬人律師撰寫之「交付帳戶,就是幫助詐欺嗎」一文,司法實務卻普遍認定被騙取金融帳戶存摺、提款卡的人是刑事詐欺幫助犯,甚至是詐欺共犯,一樣是被騙,只是被騙的物品不同,但結果就迥然不同,尤其不幸的是更會遭到金錢被害人追索求償,讓金融帳戶存摺、提款卡的被害民眾更加欲哭無淚!

 

適巧本所某一當事人也是被騙取金融帳戶存摺、提款卡,而遭檢察官列為詐欺幫助犯的被告偵查,到所委託撰寫刑事答辯狀,因此類型而遭法院判刑確定的被害人迭有所聞,謹提供本所宋銘樹律師撰寫的刑事答辯暨調查證據聲請狀,供同樣遭遇的被害民眾答辯參考。

 

 

刑事答辯暨調查證據聲請狀

案號:104年度偵字第○○○

股別: 股

被告:○○○     住新北市○○區○○

 

為被告涉嫌詐欺案件,依法提出答辯暨聲請調查證據事:

 

    事實經過

 

一、被告患有慢性精神疾病,壓力大時偶有焦慮、爆怒、辨別事理能力減弱以及強迫消費等病徵出現(參被證1)。被告於104年3月16日,接到自稱富邦銀行信用貸款專員之女子來電詢問是否有資金周轉需求。因被告今年初遭第三人○○○詐騙簽下新台幣(下同)22萬元之本票,每月需支付信用貸款以及汽車貸款約10萬元而無力償還(參聲證2),經告以上情,隨後便接到另一名自稱「王○○」之銀行專員來電稱被告之條件無法申請貸款,但可申辦「代書借款」,要求被告提供名下之玉山銀行○○分行,帳號為○○○○○○○○以及玉山銀行○○分行,帳號為○○○○○○○○提款卡及身分證影本,以宅配方式寄至台中市○○○○○○號,伊收到後五個工作天內會北上教導被告如何辦理代書借款。被告因第三人○○○持續逼債而寢食難安、成日心神不寧,未經周詳考慮便依王○○之指示將提款卡及身分證影本寄出,並用電話告知提款卡密碼。

 

二、被告於104年3月底,至玉山銀行補登存摺時,發現○○分行之帳戶竟於同年3月23日莫名轉入15萬1百元;○○分行之帳戶則於同年3月23日莫名存入15萬1百元、24日莫名存入二筆4萬9985元、一筆2萬9985元,上揭款項均於存款當日即遭不明人士分次提領完畢(參被證3),被告始知該二筆帳戶恐遭王○○盜用,便隨即致電玉山銀行通報上情,承辦人員先行將二筆帳戶註銷並提列為警示帳戶;因上揭○○分行之帳戶乃被告任職公司之薪轉帳戶,被告為求儘速解除警示帳戶,遂於104年4月1日並向新北市政府警察局○○分局○○派出所報案,惟遭值班員警以目前沒有受害人提告為由拒絕受理。被告再向內政部警政署165反詐騙專線求助,承辦人員表示會請轄區分局進行處理。被告之後便陸續收到新北市政府警察局○○分局偵查隊、彰化縣政府警察局○○分局以及新竹縣政府警察局○○分局通知製作筆錄,據悉已至少有4名受害人遭到王○○之詐騙,受害金額高達60萬元。

 

三、被告在玉山銀行前開警示帳戶未告解除前,除現有帳戶均無法使用外,亦不得開立新帳戶,導致被告嗣後求職無門,經濟狀況更是雪上加霜,苦不堪言,如今又遭 鈞署列為詐欺幫助犯,被告實感冤枉!

 

    答辯理由

 

一、按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且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或其所指出之證明方法,並未達到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尚有合理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即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其以情況證據(即間接證據)斷罪時,尤須基於該證據在直接關係上所可證明之他項情況事實,本乎推理作用足以確證被告有罪,方為合法,不得徒憑主觀上之推想,將一般經驗有利被告之其他合理情況逕予排除(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67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次按刑法上幫助犯之成立,須行為人基於幫助正犯犯罪之意思,予正犯以精神上或物質上之助力而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以助成正犯犯罪之實施為要件。如果,雖在外形上,可認為幫助,但對正犯之犯罪,無違法之認識,而欠缺幫助犯罪之故意,係基於其他原因,即難論以幫助犯,最高法院18年度上字第287號、20年度上字第1022號、1828號判例暨88年度台上字5848號判決要旨亦足參照。

 

二、被告並無幫助詐騙集團詐取他人財物之不法意圖:

 

(一)查被告確係因申辦貸款,應自稱銀行專員之「王○○」要求,交付提款卡、密碼及身份證影本。嗣於3月底,至玉山銀行補登存摺時,發現上揭二筆銀行帳戶有異常資金流動。是被告果有交付金融帳戶、提款卡、密碼予他人使用,幫助不詳詐欺集團用以隱匿財產犯罪所得之故意(間接故意),又豈有可能浪費時間、金錢向玉山銀行回報,並向○○派出所以及內政部警政署165反詐騙專線報案,甚至前往新北市○○分局、彰化縣○○分局以及新竹縣○○分局製作筆錄?且被告每月收入約2萬5316元,並以上揭玉山銀行○○分行帳戶供作薪資匯款使用之情形下,豈有為圖小利而提供該等薪資帳戶予詐騙集團使用之可能?凡此種種,顯見被告絕無幫助詐欺之不法犯罪意圖。

 

(二)鈞署104年7月3日偵查庭時,質疑被告有大學學歷,豈會不知應妥善保管個人銀行帳戶資料?惟查:

 

   1、按提供自己帳戶予他人之原因非一,蓄意犯罪者固然不少,因被騙、遺失而成為被害人之情形,亦所在多有,非必然出於幫助他人實施犯罪之故意。且檢察官以一般常人智識程度及社會經驗可能判別其中有詐之推論,仍不能排除另有因需錢孔急,而失去警覺之人,受騙而交付金融帳戶。況近來因人頭帳戶取得困難,詐騙集團成員為取得人頭帳戶,或以高價收購,或以詐騙方式取得,欺罔方式千變萬化,且若一般人會因詐騙集團成員言詞相誘而陷於錯誤,進而交付鉅額財物,則金融帳戶之持有人因相同原因陷於錯誤,並交付存摺、金融卡及密碼難道就不可能?是自不能以吾等客觀常人智識經驗及理性思考為基準,遽而推論被告必具相同警覺程度,而對「構成犯罪之事實必有預見」,此參諸一般人對於社會事物之警覺性或風險評估,常因人而異,且與受教程度、從事之職業、心智是否成熟,並無必然之關連,此觀詐騙集團之詐騙手法,經政府大力宣導及媒體大幅報導後,猶恆見高級知識分子或高社經地位之人受騙(參被證4),益明此理,此亦有臺灣高等法院104年上易字第○○號判決要旨可資參照(參被證5)。

 

   2、查本案被告固有大學學歷,但長年受慢性精神疾病所苦,在面臨壓力時,辨別事理能力會大幅減弱,故當被告因背負龐大車貸、信貸等經濟壓力、心神不寧之際,豈能苛求被告亦不會遭詐騙集團以申辦貸款為幌詐欺,進而騙取帳戶使用、提款之可能?尤且被告在不知詐騙集團會詐騙一般民眾之金融卡,進而盜用其銀行帳戶之情形下,為申辦貸款而交付存摺、金融卡等,實乃詐騙集團完成詐騙之一環。而被詐騙金錢者即為被害人,何以被詐騙存摺、提款卡等者,反成為詐欺之幫助犯?是被告實亦為受害者之一,自不能僅憑被告交付帳戶存摺等物予某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人,以及被害人有匯款至被告帳戶,即可推論被告有幫助詐欺犯罪之認識,遽以幫助詐欺罪相繩。揆諸首開說明以及上揭臺灣高等法院104年上易字第○○號判決要旨,本案既仍有合理之懷疑存在,自不足以認定被告與詐騙集團有幫助他人詐欺犯罪之故意,而應為被告不起訴之處分。

 

三、聲請調查證據:

 

  (一)證據方法:

     請求函命玉山銀行○○分行以及○○分行說明被告回報帳戶異常以及帳戶遭註銷與提列為警示帳戶之經過,以及命新北市政府警察局○○分局○○派出所與○○分局偵查隊、內政部警政署165反詐騙專線、彰化縣政府警察局○○分局以及新竹縣政府警察局○○分局提供被告報案及製作之筆錄等資料到院。

 

  (二)待證事實:

     被告確係於104年3月16日遭詐騙集團詐騙而誤交付提款卡、密碼、身分證影本等,否則自無可能於發現帳戶資金異常後,浪費時間、金錢向玉山銀行回報,並向○○派出所以及內政部警政署165反詐騙專線報案,甚至前往新北市○○分局、彰化縣○○分局以及新竹縣○○分局製作筆錄,是為證明被告清白,自有函命上揭機關單位說明及提供上開相關資料之必要。

 

    謹  狀

 

臺灣○○地方法院檢察署 公鑒

 

被證1:診斷證明書影本二紙

被證2:報案三聯單以及刑事告訴補充理由狀影本各乙份

被證3:玉山銀行○○分行以及○○分行存摺影本各乙份

被證4:自由時報電子報新聞二份

被證5:臺灣高等法院104年上易字第○○號判決影本乙份

 

中華民國104年○○○○

 

        具狀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威盛法律事務所 的頭像
威盛法律事務所

威盛法律事務所

威盛法律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